一流與頂尖

2015.03.20

wp_20150302_18_03_40_pro__highres

 受詹醫師異數風格旅行社之邀,我與其他19位團員3月3日晚上在德勒斯登的森培歌劇院欣賞普契尼的歌劇《波希米亞人》;3月4日與5日晚上在萊比錫布商大廈音樂廳,先後聆賞了中生代頂尖鋼琴家弗洛鐸斯的鋼琴獨奏會,以及布商大廈管弦樂團的演奏會;最後則在3月6日晚上在柏林愛樂廳,聆賞了由海汀克指揮柏林愛樂管弦樂團的演奏會。

 在此之前,老實說,無論場所、演奏家或樂團,只要能夠親臨現場聽到其中一場音樂會,就已經是難能可貴的經驗了,這次出國,竟然能夠連續四個晚上,在這些作夢都想去的音樂廳裡,欣賞到這種世界一流甚至頂尖的音樂會,那種豐富和滿足,真的是筆墨所難以形容的。

 首先是歌劇波希米亞人。縱使男主角魯道夫在第一個高音C唱到破音,女主角咪咪身材實在過於高大壯碩,在某種程度上影響了感官直覺的效果,但是坐在第二排鄰近指揮的位置,光是聽到樂隊池所傳來典雅高貴的弦樂,和恰如其分的木管與銅管,自始至終都如影隨形的烘托住整齣歌劇的演出,這就是個人此生第一次的美妙經驗。如同團員陳家帶老師所說:「德勒斯登管弦樂團是舉世最古老的樂團,而當晚弦樂部的演奏,應該就是傳說中來自歐洲傳統最古色古香的美妙音色與饗宴。」

 其次是弗洛鐸斯的鋼琴獨奏會,上半場一開始的布拉姆斯主題與變奏曲,以及鋼琴小品集Op.118,想來是難免緊張吧,他的觸鍵、音色和聲線的控制,一直要到Op.118第二曲才進入情況,而且愈來愈精微。當他彈奏到Op.118的第五曲的時候,感覺上已經完全融入這闕布拉姆斯晚年送給克拉拉表達思念與深情的樂曲核心,加上布商大廈音樂廳極為良好的聆聽條件,那真是個人對於這首樂曲印象至為深刻的聆賞經驗。而這樣的高水準,則一直維持到下半場的舒伯特鋼琴奏鳴曲D.960,和包括舒曼夢幻曲在內的四首安可曲。最特別的,則是除了第三首安可曲展現出他素為凌厲的演奏技巧之外,其他竟然都用極為輕巧曼妙的演繹,讓鋼琴緩慢且如夢似幻的唱出美妙的旋律和情境,真是特別。

 再其次是布商大廈管弦樂團的演奏。上半場第一首楊納捷克的《塔拉斯‧布爾巴》狂想曲,相當程度展現了這支舉世最古老的非官方樂團的演奏實力。由Vilde Frang擔綱獨奏的康果爾德小提琴協奏曲,則因為主奏小提琴的持續張力與氣力不足,常常被樂團所掩蓋,再加上樂團的合奏密度與細膩度還沒有達到理想狀態,讓這首原本浪漫動聽的樂曲,打了不少的折扣。一直到下半場的德弗札克第九號交響曲《新世界》,樂團才完全進入應有狀態,其中除了第一樂章開頭,和第四樂章最後,法國號都太過亢奮之外,布商大廈管弦樂團終於展現出堪稱一流的演奏實力。而身形瘦小的Andres Orozco-Estrada則顯然是一位音樂感細膩,而且精力充沛的年輕指揮家,不但手勢與表情異常清晰,個人感覺他對於第二樂章的處理,特別值得擊節再三。

 最後壓軸的,當然是3月6日在柏林愛樂廳的朝聖之旅了。

 我就坐在面對演奏台的正面,第九排直對著小提琴獨奏家的位子,舞台上除了年輕瘦小的小提琴家伊莎貝拉‧佛斯特非常陌生之外,包括指揮大師海汀克,和舞台上絕大部分的柏林愛樂團員,都是我在實況演奏鏡頭上非常熟識的臉孔。當貝多芬D大調小提琴的定音鼓基礎動機響起,樂團的前奏就展現出極為高超的水準。

 佛斯特的演奏非常獨特,充滿自信的她,在高齡八十有三的老大師全心支持之下,以完全迥異於大格局、恢弘器勢的風格,展現出完全有異於過往個人所有聆賞經驗的詮釋方式,自由、靈巧且充滿個人特質的奏完全曲,頭尾兩個樂章更是選擇了音樂會當中極為少見,由二十世紀五零年代的小提琴大師許奈德罕所寫的裝飾奏。

 個人印象最為深刻的是第二樂章浪漫曲,由於佛斯特的演奏音量很小,聲線極美,老大師則帶著樂團以更為輕巧細微,密度極高的協奏,自始至終給佛斯特如影隨形的細膩烘托,在柏林愛樂廳極佳的聲音擴散條件當中,完成了肯定是我這一生最棒的賞樂經驗。

 下半場是貝多芬的第六號交響曲《田園》。為了能夠更精準的瞭解柏林愛樂的合奏能力,我特別在行前熟讀了這首交響曲第一樂章的呈示部,尤其是前四十小節。結果我所聽到的實際演奏,無論是單一聲部、二個聲部、三個聲部、四個聲部的演繹和合奏,所展現的細膩、典雅、豐美和精微層次,我只能用「簡直不可思議的曼妙」來加以形容。這個天團在自己家裡的這次演奏,真的帶給我極大的震撼,和極為美好的賞樂經驗,除了小號首席放了一聲小炮之外,連同每一個聲部首席的獨奏,都好到完全讓人折服的地步。Bravo!

 聽完這場音樂會,所有團員幾乎一致的想法,就是在3月7日晚上再自費去聽一場柏林愛樂的演奏會,可惜當晚休館而未能如願。

 在此之前,我常常會把一流和頂尖兩個形容詞,在寫文章的時候,不甚在意的混用,但是經過這一次的音樂之旅,我卻真的體悟到一流和頂尖之間,其實還真的存在不可謂小的差距。就像德勒斯登管弦樂團當晚的伴奏、弗洛鐸斯布拉姆斯小品曲Op.118的第五曲之後,都堪稱頂尖的表現,而柏林愛樂的整場演出,則更配得「頂尖中的頂尖」的禮讚,其他就是一般所謂的一流演出吧。

 最近透過好友的伊媚兒,我頭一回認識了出生於1962年,出生時就是玻璃娃娃,長大後身高只有100公分,卻因為竭力克服身障,長時間以每天練琴長達11個小時,而終於成為著名的爵士樂演奏大師的法國鋼琴家米歇爾‧佩楚齊艾尼(Michel Petrucciani)。在他前後不滿37年的生命歷程裡,除了天生的殘缺和痛苦,他以最樂觀的態度,以及對鋼琴和音樂的狂熱與毅力,成為被稱為【高貴靈魂】,一位舞台上的真正巨人。

 特別是1999年1月他辭世前所說的最後一句話:「如果我真的高大,那是矮小所成全的。」這更讓我在思考一流和頂尖的時候,獲得更為真實且深刻的啟示。

訂閱電子報 GO